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快讯 >

月入1万不费力!渔民45天手剥160万斤蛏子,笑称干这个=捡钱

2018-10-09 17:06 | 来源:甘肃兴农网,甘肃省农业发展资讯平台|作者:佚名
 身家百万还出来剥蛏子“捡钱”,为什么?
  辽宁东港盛产一种带壳儿的海鲜,当地人称小人仙,学名缢蛏,但在东港之外一般将其笼统叫做蛏子。
  每年的九十两月是收获这种蛏子的旺季,沿海养殖区的大小池子忙碌起来,沿海的大小加工点也忙碌起来。因为保鲜难度太大,刚上岸的蛏子少部分进入市场即时销售,更多的则流向了沿海渔村的大小加工点,渔村的人们将煮熟的蛏子剥开去壳,把蛏子肉晾晒在专门铺就的水泥地面上,使之成为干海鲜。整个过程由福建来的商人全程监督,验收合格后统一收购。
  这是在椅圈镇枣山村2组一个加工点拍到的画面:蛏子肉被摊铺开准备晾晒。
  加工作业视频,来源:棋簿紫
  加工蛏子的旺季,加工点里有多忙?
  看看这种场景,有没有一种抢的既视感?枣山村2组一个普通的加工点,一天会有150到200人参与其中,一天下来,少则加工三四万斤,多则加工四五万斤。据加工点的负责人老景介绍,在大约一个半月的时间里,自己的加工点总计会加工带壳蛏子160万斤。
  蛏子加工,主要拼的是剥开煮熟蛏子的速度、耐性和时间。这位正在剥蛏子的大姐说,我们都是论桶算钱,剥一桶蛏子10元钱。一桶蛏子15斤大约1000个,我一小时能剥三桶3000个,基本上一秒一个。只要能耗上时间我一天差不多能剥3万多个、挣400元,对我来说,干这个就等于是捡钱。
  很多剥蛏子的大姐其实都是身家百万的老板
  为什么是捡钱?枣山村是一个很富裕的渔村,有的渔家养着一两条甚至更多条渔船、有的承包着一定数量的滩涂、有的经营其他生意,身家百万算是小数,几百上千万的也不少。加工点负责人老景指着这几个正在剥蛏子的大姐说:她们几个都是老板,家家有生意,都是插空出来干零活赚小钱,所以她们说这是捡钱。
  不差钱还出来赚小钱?图什么?
  这位26岁小伙这样说:能者多劳。小伙子养了两条渔船承包了很大一片滩涂,风大船不出海的时候就跟着媳妇一起来“捡钱”。
  不差钱还要出来“捡钱”,仅仅用能者多劳是解释不通的,小伙子的媳妇说,在枣山村,有两个钱就得瑟会被人瞧不起,越有钱越能干才算是真本事。我当初能嫁给她,很看重的就是他不得瑟还肯干。
  这个渔村能富起来,资源好只是一方面,人人要强又踏实肯干似乎更重要。就像这位75岁的爷爷,这么大的年纪还要出来,在专门铺就的水泥地面上给晾晒的蛏子“翻身”。他说,我可不想让别人说我倚老卖老吃闲饭,大伙儿都在比啊,能动弹不干活丢不起那个人。再说,这活儿不累,不需要像剥壳的人那么连轴转,一天能挣100多,反正在家也是闲不住,还不如出来活动活动筋骨。
  因为蛏子加工属于只耗时不太耗力的手工活,挣多少全凭手上功夫,所以,来插空干活的人几乎是络绎不绝,甚至会出现排队等活的场景。
  富起来的渔村人不能也不敢停下勤奋的脚步,他们积淀了多年的忧患意识和风险意识。他们说,我们是从穷日子苦过来的,知道没钱的日子有多可怕,所以,就算是有个几十万百八十万,哪个还敢停下来?
  在一众姐妹中,这位大姐是出了名的快手,一天能收入300多元。她说,家里供着一个大学生,就不能停下来。一百两百万在大城市能不能买上一套房?如果孩子毕业了在大城市,凭他们那点工资能行吗?所以父母在农村富了只是第一步,第二步要让孩子在大城市的生活也不紧张。
  每天,三四万甚至四五万斤的蛏子运到这个加工点。密密麻麻的蛏子,凝聚了渔村人对更高质量小康生活的期望。
  图为70岁的老爷爷来加工点干活
  这位爷爷今年70岁,跟老伴儿一起来加工点打工。爷爷说自己一天挣的钱花不了,但跟村里更富裕的人家比还有些距离,所以这些年和老伴儿两个人一直没停下来,哪里挣钱多就往哪里跑。现在年纪大了,往外也跑不动了,正好家门口有这样不大累的活儿,只要肯耗上时间、身体没毛病,就能挣更多的钱。
  在加工点,负责人老景捧起晒干的蛏子,话语间充满了感慨:已经小康的需要更高质量为自己多上几道保险,还没小康的也在努力,大家都在拼。东北渔家对小康的理解可能跟南方发达地区有差异,毕竟人家的收入更高。不管高低,渔家人心里一直都绷着一根弦,什么时候这根弦能稍稍地松一点,小康生活的质量就会更高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