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快讯 >

“40万天价账单”里的“半头鲍”什么来头?世界上真有“半头鲍”

2018-09-23 16:37 | 来源:甘肃兴农网,甘肃省农业发展资讯平台|作者:佚名

 一份金额40万元的“天价账单”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结账小票上一例“清酒冻半头鲍鱼”高达12800元,这么大的鲍鱼究竟存在么?且听鲍鱼行业知名博主为您解析。

  来源:新浪微博 知名科学科普博主鲍语AwesomeAbalone

  9月18日,一份金额40万元的“天价账单”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野生大黄鱼”“鳄鱼尾炖汤”“清酒冻半头鲍”……虽然账单里的菜品名一看就惹不起,但上万的标价也着实吓人了些。

  我们暂且不去谈这份账单的真实性,只就其中的菜品谈谈关于“半头鲍”的问题。这份账单出现后,有很多网友质疑:世界上真有“半头鲍”吗?

  例如@五岳散人:

  问题不算难,我们不妨一起分析分析。

  1、关于鲍鱼“头”的定义:

  “头”是鲍鱼专用的一种计量单位。“几头鲍”指的是一斤鲍鱼里含有几只。如“3头鲍”就是3个鲍鱼为1斤,“16头鲍”就是16个鲍鱼为1斤。所以“头”数越小的鲍鱼,其实个头越大。

  我国古代长期盛行“司马斤算法”,把一斤分成16司马两(这也是“半斤八两”说法的由来),换算成今天的“克”是:1司马斤=16司马两=604.79克。而那时内地市场流行的大多是方便运输和储存并且价格昂贵的干鲍鱼。所以按照这种算法,“几头鲍”指的是600g的干鲍鱼里有几只鲍鱼。

  到如今,香港和新加坡地区依然在沿用这种算法。

  但是中国大陆的情况就不太一样了。随着养殖业和运输业的发展,大陆鲍鱼市场绝大多数都是鲜鲍,但是我们还是习惯用一个简便的计量法来划分鲍鱼规格。这时一种新的说法就派上了用场??现在中国大陆市场上的鲜鲍也按“头”来算,其实也不能算错,毕竟只是对说法进行了改编。

  所以其实现在“头”的定义并没有严格的标准,毕竟养鲍鱼的绝大多数人都在中国大陆,他们习惯用“头”计量鲜鲍,也不存在欺骗消费者的现象(干鲍和鲜鲍没谁分不出来吧?),说法也只好随众人而变迁了。

  2、“半头鲍”究竟存不存在

  如果是鲜鲍,完全有可能。北加州地区的红鲍Haliotis rufescens、澳大利亚的绿唇鲍Haliotis laevigata、新西兰的黑金鲍H.iris和黄足鲍H.australis都是大个体的鲍鱼品种,并且现在在中国市场也常见。

  如果是干鲍,打个问号。首先,会用于制作干鲍的鲍鱼,要求质地应该比较柔软,如果本身肉质就硬邦邦的,做出来的很难好吃。而一般大的鲍鱼普遍有个问题,就是口感较硬。其次,把鲜鲍制成干鲍,重量的换算比通常可以达到10:1(和鲍鱼本身的质量有关),也就是说,你要用10斤的鲜鲍鱼,才能做成1斤的干鲍。像账单里说的“半头鲍”,也就是这只干鲍本身重2斤,那用来做它的鲜鲍就得有20斤那么重(不算肉)。这么大的鲍鱼用来做干鲍,一下子还做8位,太奇怪了吧。

  3、干鲍和鲜鲍有什么区别

  鲍鱼有干鲍和鲜鲍之分。干鲍经过晒制之后,肉身起了重要的化学变化,产生“糖心”的效果,品尝起来更为甘甜、鲜香、柔韧,有着鲜鲍所不具备的特殊风味。而鲜鲍口感上则较为鲜嫩、脆滑一些,多用作刺身、卤水、打边炉等。

  提到“干鲍”可能有人不太熟悉,但是提到着名港剧《溏心风暴》也许就能勾起大多人的童年回忆。这“溏心鲍鱼”指的就是干鲍在烹煮后流露出的,带有“溏心”口感的鲍鱼。

  盐水腌渍、炭火焙干、日晒数月,看似普通的干鲍其实要经过非常繁复的手艺才能制成。真正好的干鲍在烹煮后,能够让汁水渗透,散发出独特而浓郁的香气,用刀子切开后,露出特殊纹理的肉,因为发酵而产生的糖心粘粘软软让切割变得充满奇妙的感觉(怎么说到吃的文风就自己变了)。

  由于复杂的制作工艺,以及对制作者的高要求,现在干鲍的价格可以说是居高不下。不过我想,每个吃过干鲍的人应该都不会后悔花了这个钱吧,比如我就不后悔,因为我没钱吃。

  相关阅读:

  上海一餐厅现“天价账单”8人吃40万 相关部门已调查

  上海一餐厅现“天价账单”8人吃40万元

  8个人就餐,一共点了20道菜,算上服务费,总价超过40万元一份的“天价账单”引发关注。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上述账单共有20项菜品,绝大部分为鲍鱼、野生响螺、鳄鱼尾等珍品。其中“清酒冻半头鲍”、“鳄鱼尾炖汤”每例价格超万元。有知情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这份“天价账单”发布者系“富二代”蒋鑫。

  “天价账单”涉及的上海“西郊5号”餐厅内景。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昨日上午,当事上海“西郊5号”餐厅前台工作人员曾否认“天价账单”。下午,餐厅老板孙兆国告诉记者,晚宴为“迪拜王子请人吃顿饭”,菜品属于私人定制,食材是从各地运送,当天晚宴是其亲自下厨。

  据知情人称,当晚蒋鑫曾在该餐厅用餐,并自带了48万元酒水。“但并不是蒋鑫结账,蒋鑫只是把账单拍照发了微博,没想到之后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昨日下午,上海市长宁区市场监管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已经介入调查此事。

  “天价账单”部分菜品单价超万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网传“天价账单”出自一家名为“西郊5号”的餐厅,位于上海西郊宾馆。台号为901,用餐人数为8人,显示结账时间为18日晚10时20分。

  账单显示,所点菜品共有20个,包括有机泡菜、芦笋、凉拌菜等素菜,但绝大部分菜品为螃蟹、花胶、鲍鱼等海珍品,另有包括可乐等在内的饮料,以及香烟。

  上述菜品中,单价最高者是“鳄鱼尾炖汤”,每例价格是1.68万元。此外,“清酒冻半头鲍”、“野生大黄鱼”两例菜品,单价也在万元以上。其中,“清酒冻半头鲍”共计8位,总价10.24万元。

  菜单中,另包含550元的司机餐,以及将近3.8万元的服务费,总价共计418245元,账单右下角有手写标注“实收”40万元。

  一顿饭吃掉40万,上述账单引发网络关注。昨日,记者联系当事餐厅,一名负责人回应称,账单上部分菜品并非由饭店供应,亦没有见过网传“天价账单”。

  他表示,一般情况下,饭店的消费水平在人均600至1000元,远未达到“天价”水准,除酒水,6人花费3万元的情况都不可能存在。

  此外,当事饭店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在饭店就餐分包房和大厅两种,包房人均最低消费800元,至少4人才能在包房就餐。另外,在饭店大厅或者包房就餐,饭店会收取10%服务费。

  上述工作人员称,店内没有网传账单上的清酒冻半头鲍、长江蟹等菜品,最贵的菜品是牛排和海参,单价300元左右。

  餐厅总经理承认晚宴属实系“私人定制”

  新京报记者通过公开资料查询到,“西郊5号”餐厅位于上海最大的五星级花园别墅式国宾馆西郊宾馆,曾接待多国名人政要。

  该餐厅董事兼总经理为“名厨孙兆国”。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捕味者”中可以看到,其从业34年,是法国美食协会会员,上海西郊5号餐厅总经理兼主厨,国家高级裁判员、中央电视台特邀美食专家评委,曾获中央电视台2台全国电视烹饪大赛全国总冠军。

  记者经天眼查查询发现,孙兆国是上海润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法人,此外还是多家公司的高管,分别为上海兔川义食品贸易有限公司、上海兔营川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半饱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翼玛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等。在这些公司中,孙兆国在其中5家公司持股比例最高,拥有实际控制权。

  昨日下午,孙兆国向记者证实上述账单,并称晚宴实际是“迪拜王子请人吃饭”,菜品属于私人定制,食材是从各地运送,当天晚宴是其亲自下厨。

  对于晚宴的价格,孙兆国称,“在迪拜这根本不算什么。”他表示,该饭店是合法经营,所用的食材没有野生保护动物,符合国家规定。

  孙兆国称,参与饭局的人“没有明星也没有领导”。有知情人表示,参加饭局的人有蒋鑫,蒋鑫是这家餐厅的常客。对此孙兆国只回应,“我明确告诉你,买单的人不是蒋鑫。”

  昨日下午,上海市长宁区市场监管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已经介入调查此事。目前上海长宁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已经到饭店调查,调查结果将会及时公布。截至当晚10时,就“迪拜王子请人吃饭”这一说法,记者未从其他渠道获得证实。

  知情人称“天价账单”外还自带48万元酒水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发布“天价账单”的微博名为 Snake_Kane。他先是于9月18日晚间10时许发微博称,“人均五万的晚饭(不是炫富)我反正是第一回吃”,并配有鲍鱼、海螺、螃蟹等菜品图片,定位地点为上海西郊5号。随后,上述博主又发了上述消费40余万的“天价”账单。

  记者昨日私信该微博用户,表示希望了解相关事宜,但均未得到回复。当天下午,上述微博用户把此前发布的微博删除。

  多名网友指出,微博用户 Snake_Kane,人称“蛇哥”,系企业家蒋泉龙儿子蒋鑫。蒋泉龙是中国规模最大的稀土和耐火材料生产商之一,公司中国稀土控股为上市公司,是中国南方最大的稀土生产企业。

  新京报记者在爆料人微博页面上看到,该用户有一个名为“蛇哥的群”的微博粉丝群,群内共有95名成员。

  一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蒋鑫为香港上市公司泛亚环保总裁。且事发当晚,蒋鑫确实和朋友在该餐厅就餐,并自带48万元的酒水。“但并不是蒋鑫结账,蒋鑫只是把账单拍照发了微博,没想到之后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据其提供的一份刷卡小票信息显示,一名为“大海”的客户于9月18日23时05分,使用招商银行信用卡消费40万元。与昨日网传“天价账单”的消费时间、金额、餐厅信息以及付款人签名均一致。

  “西郊5号”餐厅菜品昂贵律师称“私人定制”也应监管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多名网友称,自己此前在“西郊5号”餐厅用过餐,环境较好,但菜品昂贵。订餐平台上显示,这家位于上海市长宁区虹古路669号的“西郊5号”餐厅,人均消费816元。

  一位曾在餐厅用过餐的顾客于2018年4月10日晒菜单评论称,在这家餐厅就餐,人均消费800元至1000元,如果是两个人用餐,人均消费还会翻倍,购买酒水则会翻至四倍。

  该顾客补充,这家餐厅就餐前的小菜是78元一位,招牌牛排318元一位,蟹肉鱼子320元一位,红酒或香槟800元至1200元,“我们两个人在这家餐厅消费了3400元。”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告诉记者,上海“西郊5号”餐厅提供的多种高价菜品并非餐厅菜单上的菜品,因此也无标价,负责人称系“私人定制”,但该服务的提供应处于市场和行政机关的监管之下,不应由餐厅与顾客完全私人化处理,违反明码标价制度。其次,该餐厅违反了禁止设置最低消费的规定。此外根据该餐厅工作人员介绍,包房人均最低消费800元,至少4人才能在包房就餐,有违《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试行)》餐饮业不可设置最低消费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