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市场信息 >

百草枯水剂被禁,世界几家超级农药公司采取不同策略应对

2018-09-19 07:58 | 来源:甘肃兴农网,甘肃省农业发展资讯平台|作者:佚名

  百草枯水剂型已经于2016年7月1日起,在国内禁止销售和使用,目前市场上仍在流通的,是百草枯胶剂,将于2020年9月正式退市。

为应对百草枯、草甘膦的禁止和限制使用,世界几家超级农药公司,如先正达、拜耳、巴斯夫、孟山都等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先正达公司??“创新”

  先正达公司是全球农药销售额最大的农药公司,草甘膦和百草枯是先正达公司最主要的2个除草剂品种,对于这2种除草剂目前所面临的困境,先正达公司所采用的策略为“创新”,即通过开发新结构和新作用机制的除草剂来填补草甘膦、百草枯被禁限使用下的市场空白。由此,先正达公司成功地开发了旱田除草剂品种???甲基磺草酮(mesotrione),结构式见下图。 

   ▲甲基磺草酮的结构式 

    甲基磺草酮主要用于小麦、玉米田,为对羟苯基丙酮酸双氧化酶(HPPD)抑制剂,这是较为新颖除草剂作用靶标,近5年的平均增长率均超过164%,发展十分迅速,现今此除草剂市场份额已超过了10亿美元,在相当程度上填补了因草甘膦和百草枯的禁限使用而失去的市场空白。总之,先正达公司通过“创新”成功获得了良好收益,现先正达公司一如既往,预期在更多领域(包括杀虫剂、杀菌剂)上同样得到收益,不断开发新农药,在全方位以新品种替代目前存在某些不足的农药品种。 

    拜耳公司??“改造” 

    拜耳公司在世界农药市场位列第2位,仅次于先正达公司,“改造”是拜耳公司应对草甘膦和百草枯被禁限使用的应对措施。 

    拜耳公司的杀虫剂历来是公司的骄傲,从磷酸酯类(如甲胺磷、对硫磷等)到新烟碱类(如吡虫啉、呋虫胺、噻虫啉等)、季酮酸类(螺螨酯、螺虫乙酯等)到最新的鱼尼丁受体作用剂-双酰胺类(如氟虫双酰胺等),这些代表品种都是拜耳公司的骄傲,也是拜耳公司杀虫剂的发展历史,可毫不夸张地说拜耳公司杀虫剂的发展历史也是世界杀虫剂的发展历史。 

    除草剂历来是拜耳公司的弱项,拜耳也曾试图对除草剂的发展做过尝试,如芳氧丙酸酯类除草剂(盖草能、喹禾灵等以及原赫斯特公司下的草铵膦等),但这些除草剂的影响力远不如杀虫剂的发展。面对草甘膦、百草枯被禁限使用,形成了相当的使用市场空白,特别是旱田用除草剂,对此,拜耳公司也积极投入新品种的开发。 

    该公司剖析了世界各大类除草剂的活性、市场、发展经历,发现磺酰脲类除草剂的活性很高,发展历史也相对较短,市场又大,位列全球所有除草剂种类第2位,品种最多,并不断有新品种上市,表明该类除草剂有较大的改造空间。 

    拜耳公司就以磺酰脲结构作为改造的先导结构,以其作为改造目标,凭借拜耳公司深厚的技术和市场开发底蕴。在短短10年时间,拜耳公司开发了10个磺酰脲类除草剂上市,实现了十分有效地“改造”。表2为拜耳公司改造开发的以磺酰脲类除草剂的品种等信息。 

  目前,拜耳公司改造的磺酰脲类除草剂以及该公司的磺酰脲类除草剂市场已达到10亿美元左右,成为了拜耳公司的主题品种,拜耳公司已成为全球磺酰脲类除草剂主要的开发公司,成为了主力军,拜耳公司通过“改造”的方法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其亦可以成为其他公司的“借鉴”。 

    巴斯夫公司??“挖掘” 

    对于用于大豆、玉米等作物的旱田除草剂巴斯夫采取的策略为“挖掘”,内部“挖掘”成为了巴斯夫公司开发旱田用除草剂而采用的策略。 

    1996年美国孟山都公司发明抗草甘膦的转基因作物(主要为玉米、大豆),导致富美实(FMC)公司研发的原用于大豆田的咪唑啉酮除草剂市场一落千丈,使FMC公司不得不把整个除草剂市场连公司业务和除草剂业务全盘出卖给巴斯夫,这一举措,导致FMC公司的咪唑啉酮类除草剂被巴斯夫公司压于箱底。 

    由于抗草甘膦的转基因大田内的不少杂草对草甘膦产生了抗性,因此巴斯夫公司把十几年前“藏在箱底”的咪唑啉酮类除草剂“挖掘”了出来,进一步对合成工艺、剂型、配方、使用方法进行全方位精细化研究,使此类除草剂在防除抗草甘膦大豆田杂草中重新焕发了青春。仅就此类除草剂中咪唑乙烟酸、甲氧咪唑烟2个品种的销售额就高达近5亿美元,成为大型除草剂品种,巴斯夫公司通过“挖掘”获得了很大收益。故而“挖掘”是巴斯夫公司发掘品种的“关键词”。 

    陶农科公司??“利用” 

    陶农科公司在旱田除草剂,特别是替代百草枯的灭生性除草剂的开发中采用了“利用”策略。陶农科公司利用公司生产和开发的吡啶中间体开发出了含吡啶基的灭生性除草剂氯氨吡啶酸(aminopyralid),来替代被禁用的百草枯,结构式见下图。 

▲氯氨吡啶酸的结构式

孟山都公司??“寻找”

孟山都公司对于除草剂的开发采用“寻找”的策略,该公司依然考虑开发新的用于转基因作物除草剂,并不断寻求合作伙伴,如与拜耳公司的合作谈判,与巴斯夫公司合作开发抗除草剂2,4-滴、麦草畏及咪唑啉酮类的转基因作物以替代草甘膦。

现今草甘膦和百草枯的全球市场高达70~80亿美元的销售额,上述品种的开发份额约占40~50亿美元,仍有很大的市场缺口。为此,必须继续强化旱田用除草剂和灭生性除草剂的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