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快讯 >

化解农业风险的双重保障

2018-08-14 00:39 | 来源:甘肃兴农网,甘肃省农业发展资讯平台|作者:佚名
 “高温之后连着下雨,今年玉米可能要减产。”说起“减产”,重庆市万州区的种植大户崔建国却似乎并无太多忧色。“我去年第一次参加‘期货+保险’,1000亩玉米全部买了收入保险,虽然受过灾,但是后来得到了3万多元的赔付,还是保住了收益。”崔建国告诉记者,以往的农业保险大多只针对灾害,而且需要达到一定的损失率才会启动赔付,现在有了“保险+期货”,确保能有稳定的收入,可以安心发展生产了。

  近年来,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积极探索和支持“保险+期货”试点项目服务“三农”,有效化解农民面临的价格风险,保障了农民的基本收益。近日,记者在“保险+期货”部分试点地区走访时发现,“保险+期货”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农户所接受,并逐渐成为他们重要的避险工具。保险与期货都是结构调整的航标

  从种植转向养殖,还要带动贫困户一起发展,养鸡还是养羊?面对转型,安徽省阜阳市的“80后”种粮大户葛翔不知该作何选择。“我现在发展产业前会先问保险公司,怎么保、保费多少、怎么赔。一旦发生灾害,有了保险理赔款还能继续发展生产来自救。”葛翔说,即便是在自己已经十分熟悉的种植业中,每次在确定种植比例时,依然需要仔细推敲各个险种,最大限度降低风险。

  四川省南充市是农业大市,农业人口570万,农业总产值近1000亿元,特色产业基地规模320万亩,家禽出栏近200万只,居全省第三。“这么大的体量,最大的风险就是农产品价格波动,价格好的时候大家都一窝蜂的上,不好的时候又不愿意参与生产,不利于产业持续稳定的发展。”南充市农牧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蛋鸡养殖是南充重点发展的农业产业之一,去年鸡蛋价格走低,养殖户损失不小。为此,当地制订了鸡蛋价格指数保险试点方案,以大商所当月期货交割价格为依据,对农户进行赔付。

  “期货是金融工具,运用得好就可以促进农业发展。”这位负责人解释,当地更希望通过期货的价格发现功能调节生产,帮助企业和农户规避风险,进而通过产业发展带动贫困户脱贫。

  “做与价格有关的保险需要一个标准。大商所的期货价格是一个时刻变化且公开的价格,这就能解决基准价格的问题。”国元保险发展研究部、再保险管理部总经理高锷告诉记者,由于涉及产量和价格两方面的因素,该公司的一些收入险产品一直苦于缺少赔付标准,期货价格恰恰补上了这一缺口,让收入险的相关操作更切合实际。

  从产量向价格双保险迈进

  除了提供有效的基准价格之外,期货市场的发展还为收入保险的落地提供了“缓冲带”。国元期货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世根说,收入保险既要保价格,又要保产量,对保险公司而言,价格方面需要通过期货市场来对冲风险,而产量方面则要通过再保险来作风险保障。

  “传统的灾害保险会有定损,每家受灾情况不同,赔付款也会不同,保险公司能从中达到平衡和对冲。”高锷进一步解释,收入保险进行赔付时,赔付款相同,对保险公司而言有很大的累计风险,“显然我们也需要寻找对冲的途径。”“保险+期货”刚好可以为保险公司提供对冲风险的工具,从而使价格保险和收入保险有了可行性,弥补原有政策性保险的不足,为农户生产提供了更好的保障。

  “以前种玉米,大风一过我就睡不着觉了,一旦受灾一年的收益就没了。”安徽省朔州市泗县48岁的种粮大户汪夫利说,直到2010年投保了灾害保险,才感觉种地轻松了一些。“现在又出了价格保险,确实为我们减少了很多风险。”汪夫利一再重复,“没有保险我坚持不到现在。”

  泗县种植大户韩大朋对购买价格保险十分积极,当地价格保险推出第一年,他就投了保:“从前怕价格掉下来了,玉米卖不掉。现在有人挡着风险,我当然支持。”

  张世根介绍,2017年,国元期货与国元保险在安徽省亳州、淮北二市开展玉米价格险扩大试点项目,为80家合作社、8692户农户提供目标价格保险,按亩产1000斤参保,覆盖种植面积18多万亩。2017年12月7日,玉米C1801合约保险期间内的约定结算价为1661.8元/吨。保险公司按照承保价格1670元/吨,赔付农户8.2元/吨,共计80.8万元。

  无独有偶,在非玉米主产区的重庆市万州区,“保险+期货”也为这里的个性化需求提供了相应服务,让收入保险成为可能。中信建投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负责人邓超介绍:“考虑到收入与产量变动存在对冲效应,承保风险来自减产和价格双跌的情况,我们尝试通过一个敏感系数将一部分产量风险在期货市场上进行对冲,实现了双向风险的覆盖。”据了解,接下来,中信建投还希望实现保险产品和期货、期权产品的无缝对接,为农户定制个性化的“保险+期货”产品。

  农业全产业都有一样的期待

  作为服务“三农”的重要创新工具,“保险+期货”的跨界合作对农产品价格风险管理有积极作用。农民或者涉农企业、保险公司以及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三者合力将市场价格风险逐级转移,并最终利用期货市场进行期权复制,将场外风险转移到场内对冲,从而形成有效的风控闭环,在规避市场风险的同时,对产业真正起到保驾护航的积极作用。

  据了解,2017年大商所支持期货公司在7个省区开展了32个“保险+期货”试点,试点数量同比增长166%,共服务188个合作社和8万多个农户。其中,玉米项目试点数量达到22个,现货量67.8万吨,涵盖16个价格险产品和6个收入险产品,有效保障了农户收入。

  “如果能有其他的农产品期货就更好了。”除了1000亩的玉米之外,崔建国在另外的1000亩土地上还种有水稻、高粱、柑橘等作物,通过“保险+期货”尝到了“甜头”的他开始希望有更多的农产品期货品种或场外期权品种,对期货市场的发展充满了期待。

  在“保险+期货”模式中,期货公司向保险公司以场外期权形式提供再保险服务,期货公司通过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操作、转移风险。因此,高锷将缺少期货市场对冲风险的农业收入保险产品称为“裸奔”。“自然灾害是很难预测的,我们对其他农产品的期货产品需求很大,很多风险已经暴露出来了,却无法通过期货进行对冲。”高锷说,“有了期货和期权,我们才能多一些工具为农户提供保障。”

  记者从大商所了解到,2018年,大商所将在玉米、大豆、鸡蛋三个品种上试点“农民收入保障计划”,涵盖“保险+期货”、场外期权、基差贸易等多种形式,充分发挥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利用交易所平台,集合多类型金融机构优势,为更多不同地区、不同需求的农户和粮食企业提供收入保障和风险管理的综合性创新工具和整体解决方案,全面提升期货市场服务“三农”和支农惠农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