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快讯 >

妙西镇演绎“靠山吃山”新故事

2018-08-14 00:37 | 来源:甘肃兴农网,甘肃省农业发展资讯平台|作者:佚名

“想想变化这么快、这么大,就像做梦一样。”说到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妙西镇5年来的蜕变,妙西镇党委书记包永良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妙西是浙江吴兴的一个山区乡镇,距离湖州市区12公里。5年前,镇里关掉几乎所有的矿山,也断了自己的财源,一度十分迷茫,不知今后路在何方。但5年后的今天,妙西已有16个旅游项目开工建设,妙西也成了工商资本争相投资的一块宝地。

    “现在我们不必去招商,而是在家坐等着选商。来妙西投资的人,每天踏破门槛。”包永良底气十足,“客商之所以蜂拥而至,除了我们优美的生态环境外,不可或缺的还有政策因素。”

    往昔不堪回首

    妙西地处吴兴西部山区,境内山峦起伏、丘陵逶迤,共有15个行政村,1.6万多人口。过去,当周边其他地区纷纷靠工业致富时,妙西人“靠山吃山”,开采起了石矿。最夸张时,小小一个妙西镇,竟有22座矿山,整天炮声隆隆,上百辆大卡车来回穿梭。当时上海杨浦大桥、徐浦大桥、浦东国际机场用的都是妙西石材。妙西的财政收入一度过亿元。

    但生态环境也因此遭到严重破坏。妙西镇副镇长沈明亮回忆,当时办公室必须上午、下午各打扫一次,否则厚厚一层灰,根本没法办公;如果有领导要来视察,往往要提前一天用洒水车喷洗,要不然树上看不到绿色;更要命的是,安全事故频发,人们每天提心吊胆。

    竭泽而渔的发展再也无法持续。吴兴区委宣传部部长陈建良回忆,当时,吴兴根据每个乡镇不同的情况分别进行定位,妙西镇重点是保护生态环境,不做工业开发。

    由此,妙西顶着压力关掉了几乎所有的矿山,下决心拆除了40多万平方米的违章建筑,还将全镇划为禁养区,关闭了10万平方米养殖场,率先实现了生活污水治理的整镇覆盖。为了处理生活垃圾,镇里配备了11辆清运车,给每户农户发放垃圾分类小桶,做到了所有垃圾日产、日清。

    妙西的环境很快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上去“处处是景观、村村是景点”。但问题是:好看并不意味着好吃!妙西的财政收入直线下降,原来超过1亿元,现在却只有三四千万元,妙西的发展在整个吴兴区处于垫底水平。

    妙西该何去何从?从区里到镇里,从干部到群众,大家心里一片茫然:都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现在,我们该关的关了,该停的停了,但金山银山究竟在哪里?      

    妙西人也想过搞乡村旅游。妙西有山有水,离城区又近,优势明显。但旅游“投资无底洞,回报马拉松”,谁愿意来投?即使有人看得上,也拿不出用地指标。总不能让游客坐在田埂上乘凉,顶着烈日用餐吧?

    吴兴区国土分局副局长徐峰告诉记者,浙江用地指标向来十分紧缺,一般每个县只有几百亩。修马路办学校建医院都不够,哪里轮得到“乡村旅游”?

    省里来了好政策

    2015年,浙江出台了“坡地村镇”试点政策,在生态环保前提下,实行“点状供地、垂直开发”。

    沈明亮认为,这个政策好像是为他们搞乡村旅游量身定制的,“政策规定不得动用基本农田,而是要充分利用低丘缓坡,坡度在6度到25度之间。这样的资源在我们山区遍地都是,平时坡上只能种种毛竹、种种白茶,也派不上别的用场。”

    镇里壮了壮胆子,包装了3个项目申报试点,结果一举高中,就此一发不可收拾。3年来共申报了9个“坡地村镇”试点项目,争取到建设用地指标近200亩,办理征收860余亩,撬动5000多亩区块的开发。

    李耀强原来在上海开发房地产,在朋友推荐下来到妙西考察,没想到一见钟情,于是立马注册成立公司,开发“慧心谷”旅游度假酒店。该项目占地300余亩,其中建设用地11亩,只征不转35亩,其余则为流转土地。

    李耀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市场角度看,游客喜欢的必定是坡地度假式酒店,但坡地开发成本比平地高出三四倍,每平方米超过1万元,这就意味着投入产出很难平衡。好在“坡地村镇”是按建筑落地面积进行等量开发,这就大大降低了土地获取的成本。一进一出,投入的总成本并未增加多少。

    徐峰细算了另一笔账:如果按照传统方式出让土地,妙西要发展乡村旅游非常艰难。现在只用296亩用地指标,就撬动了6000亩土地的使用。只征不转的部分尽管不能搞建设,但农民的保险照买不误!现在妙西镇1.6万村民大约有10%已经买了失地保险。农民的闲置资源得到了充分利用,妙西农民从中增收约3亿元。

    包永良则从财政收入上算账:旅游项目营业税加上建设过程中的建筑税,这两年出现猛增势头,今年上半年财政收入5060万元,比去年同期增加21%,全年过亿元没有悬念,与以前巅峰时期相比已经不相上下。目前,开张营业的旅游项目还只有3个,待全部落成营业,妙西将赚得盆满钵满。

    企业投资有冲动,国土用地可承受,农民收入有保障,财政税收能递增,“坡地村镇”政策的出台,让方方面面都有所收益,彻底打开了培育乡村旅游新业态的死结。一大批上规模、上档次、有品位的项目由此纷纷落户妙西,其中不乏华盛达集团的原乡小镇、海亮集团的康养小镇等投资超过50亿元的大项目。

    目前,慧心谷正在紧锣密鼓赶工期。今年10月,湖州将召开国际乡村旅游大会,届时,慧心谷将作为接待酒店正式开张营业。

    在互动中振兴

    尽管有科学规划、合理选址,严禁削峰填谷、大开大挖等明确规定,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究竟能否落实?

    慧心谷总经理杜永平认为,乡村旅游与其他项目开发有着本质的不同,游客都是冲着绿水青山的田园风光而来,如果生态环境得不到充分保护,项目就将失去吸引力。因此,开发商的环保意识并非是由于政府的要求,而是出于消费市场的需求,这是一种自发自觉的市场行为。

    正是出于这一考量,慧心谷对环保的要求近乎苛刻:从山脚到山顶只修了一条3米宽的道路,以不破坏自然景观为原则,低密度、小规模、点状布局,使建筑与周边环境自然相融。边坡处理保护难度较大,但慧心谷情愿多增加开支,依靠人工挖掘,也不愿破坏环境。“为了禁止施工单位乱砍滥挖,我们规定,每砍一棵竹子就要付出1000元的代价。”杜永平说。

    这种环保意识也深深烙印在当地老百姓脑海里。以前,妙西村民往往砍掉竹子种白茶,白茶虽然收益高于毛竹,但在环境营造上却有所局限。因此,现在村规民约明确规定,村民每砍一棵毛竹,就要被罚1000元。因为项目的入驻,已经让村民真正认识到,要想得到“金山银山”,就一定要保护好生态环境。

    乡村旅游项目的入驻,带给妙西的影响是深刻而全方位的:他们不仅将新的生活方式和价值理念带到妙西,也把在城里漂泊的许多年轻人带回了家乡。反过来,经过他们的精心包装和营销,本地的土特产身价百倍,走进了大城市。在城乡人流、物流、信息流越来越频繁的互动中,乡村显现出亘古未有的活力。

    妙山村有对姓董的兄弟,受到慧心谷的启发,觉得慧心谷搞的是高档度假住宿,但市场细分,一定有客人喜欢体验农家生活。两兄弟一合计,投资上百万元开起了“霞雾山居”,共有12个房间。平时200多元一间,节假日能涨到三四百元,客人络绎不绝。女主人高春兰说,等慧心谷正式开张后,她也要把院子周边的绿化搞得再讲究一点,让客人不仅觉得自由自在,还要感到品位不低。

    如今的妙西,每天都有新的故事在发生。在“霞雾山居”带动下,村里最近又有两家民宿开始装修。算起来,整个妙西镇的民宿已经有20多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