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快讯 >

世界500强化肥企业子公司宣告破产!“僵尸企业”还在等什么?

2018-11-03 16:30 | 来源:甘肃兴农网,甘肃省农业发展资讯平台|作者:佚名
  兖矿鲁南化肥厂近日以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及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申请进行破产清算,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10月29日裁定,受理兖矿鲁南化肥厂的破产清算申请。本裁定自即日起生效。
 
  据悉,兖矿鲁南化肥厂前身是山东鲁南化肥厂,始建于1967年。1993年,经枣庄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兖矿集团、中国昊华化工(集团)总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兖矿鲁南化肥厂;2010年,兖矿集团收购了中国昊华化工(集团)总公司所持的4.53%股份,兖矿集团有限公司出资比例100%。
 
  公开信息显示,兖矿鲁南化肥厂主导产品生产能力为合成氨25万吨/年、尿素35万吨/年、甲醇15万吨/年,此外还生产碳酸钾、NHD溶液、各种高纯气体、建材、木糖醇等精细化工产品。
 
  根据山东中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截至评估基准日2018年6月30日,兖矿鲁南化肥厂纳入评估范围的部分资产包括房屋建筑物、设备、土地使用权、聚甲醛项目技术、部分债务等评估值为88294.03万元。2018年9月26日,兖矿鲁南化肥厂与兖矿鲁南化工有限公司签订《资产购销协议》,将上述评估资产以评估值销售给后者,冲抵所欠后者欠款后,仍欠360279662.15元未还。兖矿鲁南化工有限公司于2018年10月4日向兖矿鲁南化肥厂发函催收。
 
  根据新联谊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截至2018年9月30日,兖矿鲁南化肥厂累计亏损3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290.05%,流动负债超出流动资产31.9亿元。
 
  枣庄中院认为,兖矿鲁南化工有限公司对兖矿鲁南化肥厂的到期债权无法实现,且已经向兖矿鲁南化肥厂发出了催款函,鲁南化肥厂的资产负债率经审计为290.05%,足以认定兖矿鲁南化肥厂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已具备破产原因,申请人的申请符合破产法规定,应依法受理兖矿鲁南化肥厂的破产清算申请,故而受理兖矿鲁南化肥厂的破产清算申请。
 
  作为鲁南化肥厂的母公司,兖矿集团实力庞大。据官网介绍,兖矿集团是以煤炭、化工、装备制造、金融投资为主导产业的特大型能源企业,系世界500强企业,其控股子公司?兖州煤业分别在上海、香港、纽约三地上市,兖煤澳洲在澳大利亚上市,是澳洲最大的煤炭独立上市公司。兖矿集团因此是我国唯一一家拥有境内外四地上市平台的煤炭企业。
 
  据介绍,兖矿鲁南化工有限公司现有总资产110亿元,年销售收入60亿元,职工3749人。企业总产能260万吨,其中醋酸80万吨、尿素50万吨、甲醇55万吨、醋酸乙酯20万吨、丁醇15万吨、聚甲醛4万吨、醋酐和醋酸丁酯各10万吨、复合肥20万吨。
 
  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中,曾多次明确要紧紧抓住处置“僵尸企业”这个牛鼻子,更多运用市场机制实现优胜劣汰。事实上,在环保重拳和供给侧改革的大环境下,不少化工企业早已被迫停车,或正面临停车风险。因环保检查力度大,福建尿素企业依然处于停产、少量生产阶段,山东、河南、内蒙、江苏等地不少尿素生产企业安排检修,此外不少企业处于停产当中,整体开工率比较低,产能也不断下降。
 
  什么是僵尸企业? 

  僵尸企业是指已停产、半停产、连年亏损、资不抵债,长期入不敷出,依靠财政或银行“输血”才能维持生存的企业。僵尸企业不同于因问题资产陷入困境的问题企业,能很快起死回生,僵尸企业的特点是“吸血”的长期性、依赖性,其中,工业、化肥企业居多。
 
  我国僵尸企业有多少? 

  2017年国资委摸底梳理出,中央企业需要专项处置和治理的“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2041户,涉及资产3万亿元。 

  各地区僵尸企业近况 

  从江苏省国资委获悉,上半年,化工大省江苏省属企业推进“僵尸企业”清理计划,正按照“停业停产、连续三年以上严重亏损且资不抵债”的标准,计划今年年底“僵尸企业”全部出清,重点处理化肥、煤炭企业。
 
  广东省国资委,对已托管的1634家企业按照具体情况梳理分类,通过不同途径实现实质性出清,加快推进“僵尸企业”实质性出清处置。 

  河南省根据《河南省化解过剩产能攻坚方案》,将在3年时间内,淘汰全省168家省属僵尸企业。对这些企业要完成省属企业“僵尸”企业总户数50%以上的处置工作。例如,河南渑池县人民法院集中裁定受理包括渑池县化肥厂等5件“僵尸企业”破产清算案,开启司法处置“僵尸企业”的快速通道。
 
  浙江省出台《关于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采取“兼并重组一批、债务重组一批、破产重整一批、破产清算一批”等市场手段为主、兼顾行政手段的综合方式,处置了555家“僵尸企业”。
 
  为何会出现僵尸企业? 

  政府过度保护因素。地方政府为了拉动本地经济,不断鼓励企业投资公用事业和竞争性领域,当这些同质化投资遭遇经济下行,很快成为企业的负累,而政府出于政绩和社会稳定的考虑,不愿企业倒闭破产,持续利用财政补贴和银行支持等手段,寄望于风险不在短期内暴露,不断累积的负债导致成为“僵尸企业”。在化肥领域,这样的本土化企业比比皆是。
 
  结构调整因素。化肥零增长目标、土十条、环保重压、化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政策环境下,一些低端、高污染高能耗、“低小散”企业,由于化肥生产技术低、产品附加值低、转型升级难,在产业结构调整的影响下,不能提供现代化农业生产所需高效肥料,持续经营困难导致成为“僵尸企业”。不想“死”、不能“死”也不敢“死”,这是大量失去活力、难以起死回生的“僵尸企业”、特困企业如今的真实写照。
 
  僵尸企业的危害? 

  僵尸化肥企业占用土地,甚至超标排放,造成环境污染。 

  抢占了其他健康企业的资源与机会,破坏了市场优胜劣汰的机制和公平竞争的环境。 

  脱离资产监管,资产管理基本处于失控状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责任无从落实。 

  损害职工权益,拖欠职工工资、社保情况严重。 

  形成金融风险,造成银行不良贷款高速增加,甚至可能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 

  如何处置僵尸企业? 

  化肥等化工行业企业量大人多,淘汰落后产能,关闭僵尸企业、控制发展总量将是一件十分艰巨的工作,但是行业将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取得化解产能过剩矛盾的实质性突破。毫无疑问,处置僵尸企业是个庞杂的系统性工程,其中有几个关键的问题:人往哪里去,钱从何处来,债务怎么销。
 
  不少化肥企业也处于破产重组的边缘,在环保和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肥料僵尸企业被淘汰已经是可以预见的。而对于仍在生产的化肥企业来说,煤炭僵尸企业的退出,就意味着原材料供应的快速紧缺,化肥生产面临原材料上涨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目前中央高度重视并多角度采取措施推动“僵尸企业”清理处置。 

  一是可以阻断金融机构或政府部门继续向“僵尸企业”输血,从而在降低金融机构与政府部门负担与风险的同时,增加优质企业的资金供给。 

  二是可以有效盘活土地、设备等存量资产,降低企业部门总体杠杆率,实现资源优化配置。 

  三是可以化解部分产能过剩压力,减少市场无效供给,促进市场供需平衡,实现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而对于连续亏损、不符合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僵尸企业”,《人民日报》曾指出的,“那些确实无法救的企业,该关闭的就坚决关闭,该破产的要依法破产,不要动辄搞债转股,不要搞拉郎配式重组。”
 
  对于暂时遇到经营困难但在管理、品牌、技术上有一定竞争力和成长性的企业,如何让企业重焕活力? 

  并购重组,这是一次性整体解决僵尸企业问题的重要方式。采取并购重组来解决僵尸企业问题的前提是,僵尸企业现有资产和资源仍具有一定价值,而且对并购主体来说存在有进行资源与资产整合以提升企业经营效益的空间。
 
  托管经营,这是指企业所有者将企业的经营管理权由具有较强经营管理能力,并能够承担相应经营风险的法人或自然人去有偿经营。 

  扶持发展,这是针对那些因为突发性问题而陷入经营困境,但其资产质量较好,市场前景明朗的企业。 

  破产退出,目前对无法持续经营的僵尸企业往往采取如下四种方式退出市场:一是直接向工商部门提出申请注销企业;二是企业债务缠身、经营困难,又长期不履行年检等义务,被相关部门吊销营业执照;三是企业既不申请注销,也未被吊销营业执照,而是选择了一种极端的方法,“跑路”逃废债务;四是通过司法程序破产退出,包括破产重整和破产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