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市场分析 >

抗药性问题日益突出,这些农药产品未来将得到可观的商业回报

2018-10-27 16:22 | 来源:甘肃兴农网,甘肃省农业发展资讯平台|作者:佚名
  我国农业有害生物抗药性种类多、范围广,大部分药剂都面临着抗药性问题。报道的病虫草害抗药性有100多种,其中害虫(螨类)超过37种,病害超过21种,杂草超过43种。
  2005年暴发的水稻褐飞虱对吡虫啉的抗药性,2016年暴发的水稻二化螟对氯虫苯甲酰胺的抗药性等事件,都对农业生产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而这些无不跟农药的过量使用及不规范使用有很大的关系,“抗药性”成为推动农药升级换代的重要因素。
  病虫草害均有涉及,抗药性问题必须重视
  在全国稻区,水稻褐飞虱对吡虫啉、噻虫嗪、噻嗪酮已产生高抗及以上水平,对毒死蜱产生中抗,对烯啶虫胺、呋虫胺的抗性水平较低。而吡蚜酮抗药性水平不断上升,甚至到了无法计算的程度。
  水稻白背飞虱对吡虫啉、噻虫嗪仍处于敏感至低抗水平;但对噻嗪酮高抗,所以目前生产上不推荐使用噻嗪酮防治白背飞虱。水稻二化螟对氯虫苯甲酰胺、阿维菌素已产生中抗至高抗,对三唑磷、毒死蜱的抗性水平不高。
  小菜蛾对几乎所有使用药剂都产生了较高抗性,如阿维菌素、高效氯氰菊酯、氯虫苯甲酰胺等。甜菜夜蛾也是抗性水平较高的害虫,其对氯虫苯甲酰胺、茚虫威、甲氧虫酰肼中抗至高抗;而对多杀霉素敏感至低抗。烟粉虱对溴氰虫酰胺和螺虫乙酯已产生中抗至高抗,对吡丙醚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抗性,对噻虫嗪、阿维菌素较为敏感。
  另外,红蜘蛛对杀螨剂抗药性广泛产生,尤其是柑橘、苹果树上的红蜘蛛,几乎对所有杀螨剂都产生了抗药性。
  而病害的抗药性问题丝毫不输于虫害。据报道,至少有16种病害对11种农药产生了抗药性。其中,分布在水稻上的有2种,小麦上有2种,马铃薯上有1种,蔬菜上有1种。尤其是,小麦、马铃薯、蔬菜病害的抗药性最为重要。
  在部分地区的蔬菜生产上,番茄灰霉病对嘧霉胺已产生严重抗性;黄瓜霜霉病对烯酰吗啉已产生抗药性;苦瓜白粉病对醚菌酯高抗;马铃薯晚疫病对很多杀菌剂都产生了抗药性。
  近年来,杂草抗药性普遍发生,2010年后愈发严重。在江苏等地,除草剂的使用成本已经占稻田农药使用成本的一半以上。
  在水稻田,至少有8种重要杂草对13种主要除草剂产生了抗药性。其中,稗草的抗药性尤为突出,已对丁草胺、禾草丹、二氯喹啉酸、精?唑禾草灵、五氟磺草胺、双草醚、?唑酰草胺、?草酮等产生了抗药性。在广东、湖北等地的柑橘园,牛筋草对草甘膦、草铵膦的抗性水平较高,小飞蓬对草甘膦的抗性水平较低。
  针对性推广,微生物农药、新型药剂商机巨大
  据悉,昆虫的抗药性机制主要包括:靶标不敏感性、穿透率降低、代谢酶活性增强等。
  通过更换用药,即采用新作用机制的药剂,使产生抗药性的个体重新对药剂敏感,如2005年褐飞虱对吡虫啉产生高抗药性后改用吡蚜酮等。混合用药则是利用不同药剂对不同位点起作用的原理,产生多位点攻击,减少靶标不敏感对昆虫的保护作用。
  虽然成分一样,但不同工艺的农药产品,其使用效果也会有天壤之别。针对穿透力降低的抗药性机制,可以通过改善剂型和药液特性来增加药剂的穿透性。如使用具有溶解昆虫体表蜡质层的溶剂来增强药剂对昆虫的毒力,提高药液的渗透性来突破昆虫表皮屏障,使用负载体来负载药物粒子穿透内部表层,使用纳米粒子来增加昆虫体内细胞间的穿透等。
  另外,使用生物活体农药,也可以有效避免靶标不敏感性抗药性的出现,活体生物农药包括真菌(白僵菌、绿僵菌等)、细菌(芽孢杆菌、短稳杆菌等)、微孢子虫、病毒等,昆虫很难通过靶标结构变化来适应这些多作用位点的药剂。
  在水稻飞虱的抗性治理中,推广使用新型药剂,采取轮换用药等策略,如推广使用三氟苯嘧啶与吡蚜酮轮换使用等。针对水稻二化螟,探索通过调整种植时间、种植规划的办法,减少桥梁田,使防治代次整齐;探索早期用药的策略,在害虫初孵期抗性机制尚未完全建立时给予杀死;探索使用性诱剂进行防治等。
  对小菜蛾、甜菜夜蛾等抗性害虫,推广使用微生物农药(如病毒、短稳杆菌等);探索使用微生物药剂、提高药液渗透性等方法应对抗性蓟马、烟粉虱等。
  针对果树红蜘蛛等,探索轮换用药、使用渗透助剂、多次使用矿物油等办法来进行防治。而那些不易产生抗性的产品在市场上也越发重要。
  如最近在我国登记的二氯喹啉草酮,其杀草谱广、安全性好,尤其可用来防除抗性稗草;最新上市的三氟苯嘧啶对各种稻飞虱都具有较好防效,持效期长;新型杀螨剂乙唑螨腈拥有优秀的杀螨效果……
  这些迎合市场需求、尤其是能解决抗药性问题的产品,一经推出,便受到市场热捧,蕴含着强大的增长潜能,未来将得到可观的商业回报。